王众托是我国著名的系统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1951年7月清华大学毕业后,来到大连工学院工作至今。
2001年,王众托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管理学部成立后首批增选的院士。在校期间,他曾任大连工学院系统工程研究所所长,管理学院第一任院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工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副理事长。

“信息”为伴不负“众托”
每当这个城市要作一番重要抉择的时候,“智囊团”中常有他的身影,旁征博引之后提出真知灼见,使人们的思维脱离具体事物的羁绊,从更加宏观的角度审视这个抉择。几年前,他参与完成了国家“863”软课题“把大连创建成为国家软件产业国际化示范城市”,大连的软件产业按照课题中设计的路径迅速地发展了起来,最终成为国家惟一的软件产业国际化示范城市。之所以成功,是因为软件产业已经不再是200多个软件企业的事情,而是调动起了整个城市的全部相关要素。然而年逾古稀的他并没有止步,又在一个人们还十分陌生的领域———知识管理领域探索着。他这样总结自己的学者生涯,从自动化学科到系统工程学科,从信息管理领域到知识管理领域,虽然研究方向在不断地进行着调整,但一直是与信息打交道,一直是与信息的应用和管理打交道。
他,就是国内管理学界惟一的一位长期在学校工作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大连理工大学知识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王众托。从自动化学科转到系统工程学科的时候,王众托就开始由一个自然科学领域的学者向兼跨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学者身份转变。这种转变在王众托来看似乎举重若轻,“轻松”来自于笃行厚学的家学渊源、学校教育和自己艰苦的磨练王众托1928年8月20日出生在北京一个铁路工程师家庭。母亲是旧中国第一批学工程的女大学生之一。父母从不对自己的子女一味强调要学好书本上的知识,而让他广泛接触各种文化知识和接近工程实践,这就给王众托一个全面发展的极好机会。王众托中学阶段就读于当时抗战后方惟一的一所铁路中学———扶轮中学,这里当时集中了优秀的教师、学者,保存了完整的理化实验设备和图书,这使王众托得到了当时极为难得的基础教育。不但在理科教学方面受到了严格的训练,而且在人文学科方面也受到了良好的熏陶。学校不过分看重成绩而鼓励全面发展,父母又不鼓励孩子死读书,这使他在思想成长的关键阶段,不但增长了知识,而且也开阔了眼界,培养了广泛的兴趣。他还在航空模型制作和业余无线电活动中养成了实际动手的习惯。所有这一切,都为他成长为一个科技工作者创造了前期的条件。
1947年,王众托考入了清华大学工学院电机工程学系,在清华的几年里,正是工程技术从经验走向科学的时期,他在工程科学方面较早地得到了训练,为日后转向新的专业方向奠定了宽广的理论基础。视野决定了一个人获取信息的多与广,同时获得的信息又会开拓一个人的视野。他就是这样不断在开拓自己的视野,不断使自己的“信息库”丰富起来。
1951年,王众托毕业后分配到大连工学院(现在的大连理工大学),工作至今。开始时,他担任了电工与电子方面的教学工作,但他的兴趣主要在自动控制。王众托说,自动控制是小能量控制大能量,本质就是信息控制。从此,王众托与信息结缘,并在这个领域里担当了开拓者的角色。
当时,许多学科在国内都还是新的领域,教材极少,许多教材都是由前苏联引进翻译的。王众托凭借大学期间学习和自学第二外语的扎实俄语功底,翻译了我国自动化控制方面的第一本教材和第一套经典著作,其影响深远,至今我国许多自动控制方面的著名专家还对这些教材津津乐道。上个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中期,王众托的科研工作主要是从事新型控制方法与应用方面的研究。在50年代后期,王众托主要从事自寻最优控制系统理论研究及在工业上应用的探索,提出过两种新的寻优方法。王众托还经常走出去,把学科上的新知识用于实际生产之中。他曾经为我国最早自行设计制造的输油管卷管机研制开发了自动控制系统,也为最早的电渣重熔设备开发了交流控制系统。有人说,王众托坐得住,腿动得其实也挺勤快,此言不虚。“文革”时期,图书馆里常常是只有一个看门的,一个到外文资料室看书的,看门是接受审查的老副院长,看书的就是王众托。王众托始终认为,搞工程科学就得理论联系实际,勤动腿,勤动脑,时刻盯住社会需要,才能找准研究方向。
70年代后期,王众托转入了系统工程领域,和信息结合得更紧密了。他们的工作需要采集大量的信息,然后对信息进行汇总、分析,最后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他参加了原教委科技规划中建立和发展我国系统工程学科的规划,在大连理工大学建立了我国第一批系统工程科研机构和博士学位授予点。1978年开始招收系统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1981年开始招收博士研究生。王众托自豪地说,在我国,系统工程发展到今天可谓深入人心,系统工程在中国的“普及”程度连外国同行都十分羡慕。这与王众托等将系统工程紧紧和宏观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与企业计划与管理相结合的拓荒工作有着紧密的联系。
在网络计划技术的新方法和应用方面,他们曾经提出过两种新的分析与优化方法:决策关键路线法的一种新方法和组合网络的优化方法,以及利用计算机协同工作的群体网络计划技术,并将其推广应用于十几个厂矿,取得年增产值6000万元,利税1300万元的效益。当时上海石化公司正在安装新的生产装置,国外的供应商要求尽快完成安装早日投产,他们就运用网络计划技术为其作了一个工序的计划,避免了工序的矛盾,提高了效率,获得了经济收益。此外,他在我国最早开展炼油企业生产计划、产品结构、加工方案建模与优化的研究;在电力系统规划与管理领域,提出了离散型动态优化方法,建立电力系统发展规划和用混合规划方法实现规划调度优化的思路和分解协调算法。这些都对系统工程的应用起了推动作用。搞工程科学就得理论联系实际,勤动腿,勤动脑,时刻盯住社会需要,才能找准研究方向
在计算机应用的研究开发领域,王众托也是一个拓荒者。王众托回忆道,上世纪70年代,和同事们一起研究制造了大连市第一台从总体结构、指令系统一直到机箱、电源都是自己设计、加工的控制计算机,虽然那台机器简陋得很,但是却为后来计算机的广泛应用建立了信心,并培养了一支队伍。1986年至1988年间,王众托曾经在设于维也纳的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任研究员,主持由我国国家科委与该所进行国际合作的项目“整体发展研究专家系统:中国山西实例研究”。在研究过程中,他坚持从中国国情出发和面向实用,充分运用自己的成果,与该所的先进技术与工具相结合,开发出一个有相当规模与深度的系统。在这个系统里,山西煤炭究竟能开发多少年,煤炭是直接运出还是转化为电力、或者生产出化肥等产品才最经济,带来的污染应如何解决,以及对农村劳动力如何转移,乡镇企业如何发展,缺水问题如何解决等,都做了过细的分析,最后在计算机上得出了最佳方案。这一研究成果,已经成为国内外决策支持系统的代表作。王众托兴趣广泛,文学、历史、哲学、心理学等方面的书也读了不少。这些别人看来是无用之功,但对他最近所从事信息管理和知识管理领域的研究却至关重要。王众托院士认为,人文科学的修养非常重要,它好比是科技工作者的另外一只翅膀,两只翅膀都丰满了,才能真正飞得高,看得远。
他的博学表现在对“元决策”的概念进行了新的阐发。他认为,元决策乃是根据决策者和决策环境以及决策任务的特点,对决策全过程中决策风范、决策方式、决策步骤所作出的选择。在元决策的高度进行决策,可以减少和避免错误。他的决策者双重身份、元决策的自适应模型,决策过程的混沌模型等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
为了迎接信息化高潮,他把元决策思想引入实际系统,撰写了《计算机在经营管理中的应用新的系统构成》、《信息化与管理变革》等专著,对过去招致企业信息化失败的深层原因进行剖析,并提出信息化必须与管理变革相结合的思路,以及建立企业信息基础设施的总体设想与体系结构的方法。
关于制约我国目前电子政务方面的“瓶颈”,王众托也是一语中的。他说,我们的硬件基础设施已经很好了,每年投资200亿元,但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关键在于电子政务不仅是一个用上电脑的问题,更是一个行政业务流程的彻底改革问题,一个观念的彻底转变问题。
今年,是大连理工大学知识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成立的第三个年头,在成立时王众托被任命为这个研究中心的主任,这表明他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他将信息引向更深入的领域。
眼光敏锐的王众托,在1996年看到了一份知识经济方面的报告后,就抓住了这个问题,用系统工程的观点对知识、知识经济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他认为,一个企业、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有无持续的创新能力。创新能力在哪里?主要是看能不能持续不断地形成新的知识。知识是资源,是生产要素,还可以成为资本,而知识又是以系统形式存在的,因此要对知识进行系统的管理。与有形资产比起来,知识看不见摸不着,管理谈何容易。王众托和他的课题组正在寻找进入这一门径的钥匙。他希望通过对知识科学与知识管理的理念、方法、技术与工具的研究和相应的信息系统的开发,使言传性知识和意会性知识相互渗透、融合,把分散的知识、看不见的知识都调动出来,形成一种创造力,以提高个人综合素质,提高企业竞争力,提高国家综合国力。
在这种理念的支配下,王众托已经尝试参与了多个知识性网站的建设:三下乡网站,介绍
W TO知识的门户网站,初步起到了传播知识和集散知识的效果。
人文科学的修养非常重要,它好比是科技工作者的另外一只翅膀,两只翅膀都丰满了,才能真正飞得高,看得远
“大大连”的建设其实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在发展的过程中,应该充分重视知识资产的重要性,实现知识化,实现对知识资本的有效管理和开发
王众托不但著作等身,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更以教书育人为己任,将自己一生的心血结晶毫无保留的交给学生。他培养的研究生,有博士生14人,硕士生38人,其中已有9人担任教授,6人担任博士生导师。
他在研究生的招收和培养方面,坚持宁缺毋滥,严格要求,言传身教,特别强调培养良好的科学精神和学术作风,具备人文精神。但同时他又平易近人,循循善诱。协作大型项目时,主动承担困难和责任,顾全大局,推让成绩,给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更对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和感染力。
对目前部分大学生出现的浮躁之风,老先生也深感焦虑。他认为,对学生应该多一点创业教育,让他们具备创业精神。创业,未必就是拿钱去开公司,而是开拓全新事业的能力,要培养经得住挫折勇于面对困难的心态和毅力。到偏僻的农村去办学校教书是创业,电视剧《希望的田野》中徐大地能扭转基层的局面也是创业。老先生经常以这样的创业观教育身边做课题的年轻人,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艰苦的创业者。
王众托在大连生活、工作了50多年,可以说,对第二故乡的感情已经远远超出了对第一故乡的钟情。因此,现在也还把一部分时间用来为大连的发展出谋划策,并做一些实际的工作。王众托认为,“大大连”的建设其实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因此在建设开始前,要有一个全面、整体和长远的思考,在重点发展一些行业的时候,更应该有全局观。在发展的过程中,应该充分重视知识资产的重要性,实现知识化,实现对知识资本的有效管理、开发,正是当今我国学者提出的第二次现代化的关键,是能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在王众托院士朴素的办公室里,最惹人注目的就是那三台电脑。电脑桌面上排满了各种各样的课题,一年365天,他就在这些课题之中“穿梭”着,他说,做这些事情,从来都没有厌倦过。
王众托,中国工程院院士。1928年在北京生于一个铁路工程师家庭。195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后,即来大连工学院电机系工作。50至60年代从事自动化专业建设与自动控制理论及计算机应用方面的引进与研究工作,70年代后期从事系统工程专业与学位建设,是我国系统工程学科创建人之一。现任大连理工大学知识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曾任该校系统工程研究所所长,管理学院第一任院长(1986-1989)。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工科评议组成员,电子工业部计算机与自动化控制教材编委会副主任,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副理事长,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工程协会理事长,中国自动化学会理事,中国管理学会理事。
他曾在维也纳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任研究员,主持国际合作项目。在国内,他比较早地从事系统工程领域研究,在大连理工大学建立了我国第一批系统工程科研机构与博士学位授予点。他一贯主张系统工程研究必须密切联系我国经济建设实际,并身体力行,参加实际研究课题,先后完成了能源系统分析、炼油企业生产计划与调度系统分析、县区综合社会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元决策理论与应用、水资源的综合利用、网络计划技术的新方法与应用、智能型交互式集成化决策支持系统等,在经济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编写出版过10种教材与专著(其中《分布式计算机管理与控制系统》获国家级优秀教材奖,《系统工程引论》两版先后两次获电子工业部优秀教材奖),翻译出版了9种教材(其中一些经典理论专著对系统与控制理论在我国的传播起过重要作用),在国内外发表过120多篇学术论文与科学报告。科研成果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和石化总公司科技奖,全国计算机应用成果一等奖等。
1984年第一批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1998年获全国模范教师称号。两次获辽宁省劳动模范、三次获大连市劳动模范称号。2001年,王众托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也是我国目前管理学界惟一一位长期在学校工作的院士。

图片 1
图片 2
王众托院士激情讲授 讲座现场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王众托院士为大连工学院创建工业企业电气化与自动化专业和自动控制专业做过奠基性工作。在学科建设方面,他从事自动控制理论及计算机应用方面的学术引进与研究、工业自动化应用的试点工作等,曾开发过我国第一台石油管卷管机的自动控制系统以及我国第一台电渣重溶的交流控制系统,在我国自动化研究与教育的起步阶段进行过大量艰苦的探索。

12月16日下午,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系统工程与管理工程的开拓者王众托院士在12号楼301作了题为《超网络研究前沿》的学术报告。报告内容生动地介绍了什么是超网络、超网络的应用前景和研究前景、超网络在学科交叉发展、文本网络处理、知识管理以及政府、企业、高校间合作等方面的应用。
王院士指出,网络的产生和发展给人们出行、货物流动、资金流转、信息流通带来很多方便。随着网络化的发展,出现了许多复杂的网络,其节点和边的数量众多,结构复杂,并随之产生超越一般网络的网络问题。随后,王院士重点介绍了“网络的网络”、“系统的系统”的概念。他认为,超网络包含技术网络、内容网络与社会网络,这三者之间不仅存在水平关系,也存在垂直关系。三者相互作用便使得超网络越来越复杂。超网络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却处处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网络一旦出事,影响如何最小?需要保证的是什么?如何使得网络的生命力更强?伴随着这些问题,他着重强调了超网络研究的重要性以及迫切性。
王院士表示,知识也是一种网络,是一种多层次,多级别的网络。将超网络应用在知识管理中能产生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附:
王众托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系统工程与管理工程的开拓者。曾任大连理工大学管理学院院长、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副理事长。现任华南理工大学企业信息化与知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是我国系统工程研究生教育与学科创建人之一。在学科创建初期就开展网络计划技术的新方法与应用、基于虚拟装置的炼油企业生产计划与调度系统分析、元决策理论与应用、智能型交互式集成化决策支持系统等研究,取得显著效益。王众托院士几十年如一日,始终站在我国管理科学的前沿,近年来,对我国知识管理、知识系统工程学科的建立和该领域研究做出了重大贡献。目前,正在我国服务创新和服务型制造、知识化服务研究领域从事开拓性研究。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王众托院士作为我国系统工程学科研究与学位制度创建人之一,开辟了学科的新领域,为新学科培养了一批中青年学术骨干,完成了大量理论与实际应用研究项目,在大连理工大学建立了我国第一批系统工程科研机构与博士学位授予点。

  王众托的研究领域广泛,涉及到能源系统分析、炼油企业生产计划与调度系统分析、县区综合社会经济发展战略研究、水资源的综合利用、网络计划技术的新方法与应用、智能型交互式集成化决策支持系统等。

  特别在决策分析与决策支持系统、知识管理与知识系统工程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近年来主持了两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其中有:信息化与管理变革与信息管理,企业知识管理的若干科学问题研究,均获得优异成果。还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国际合作项目:知识集成与知识创新的基础理论研究。

  王众托院士曾在维也纳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任研究员,主持国际合作项目。项目成果开辟了我国区域综合规划大型集成化决策支持系统研究与开发的新方向,也为IIASA开辟了信息技术在系统工程中应用的新领域。

  王众托院士是一位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交叉研究的科学家,他丰硕的研究成果包含着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巧妙融合的丰富内容。

  他非常关心大学生的成长与进步,多次为大学生举办讲座,倡导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融合。

  王众托院士出版和发表了多部著作和论文、编写出版过10余种教材和专著,翻译出版了9种教材,译著共约500万字。其中一些经典理论专著对系统与控制理论在我国的传播起过重要作用,在国内外发表过100多篇学术论文与科学报告。他还担任过国际知识与系统科学学会的副主席,国际期刊《知识与系统科学学报》主编。他的科研成果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和石化总公司科技奖,全国计算机应用成果奖等。

  多年来,王众托跟随着大连理工大学前进的脚步,为了新的工作需要和新的学科探索,在各院系之间调转多达11次,围绕着专业建设、学科建设、教材建设、课程建设、人才建设,付出了大量智慧和心血,做了许多筚路蓝缕的工作。他带领团队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辛勤耕耘,使大连工学院的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成为国家重点学科,在全国排名第三。

  2009年在庆祝大连理工大学建校60周年的活动中,王众托院士获得了“建校60周年功勋教师”荣誉称号。

  王众托院士1984年第一批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1998年获全国模范教师称号,两次获辽宁省劳动模范、三次获大连市劳动模范称号。

  王众托于1983年至1988年担任大连市政协委员,1988年至1993年担任辽宁省政协常委。他还一直担任大连市咨询委员会的委员,撰写了多份提案,建言献策,为大连市经济、科技、文化的发展,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C13b 首席记者王继富

相关文章